icon
当前位置:

此次亮相的重磅决议,有何特殊之处?

十九届六中全会开幕!此次亮相的重磅决议,有何特殊之处?

撰文 | 孟亚旭

11月8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在京召开。

据新华社报道,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习近平代表中央政治局向全会作工作报告,并就《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讨论稿)》向全会作了说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党委书记辛向阳说,“在迈向第二个百年征程的历史关头审议通过的决议,必将为全党凝心聚力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起到关键作用。”

历届六中全会

在说这个话题之前,不妨先来看一下改革开放以来历届六中全会都关注了什么?

会议

时间

决议

十一届六中全会

1981年6月27日—29日

通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十二届六中全会

1986年9月28日

通过《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

十三届六中全会

1990年3月9日—12日

通过《关于加强党同人民群众联系的决定》

十四届六中全会

1996年10月7日—10日

《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若干重要问题的决议》

十五届六中全会

2001年9月24日—26日

通过《关于加强和改进党的作风建设的决定》

十六届六中全会

2006年10月8日—11日

通过《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十七届六中全会

2011年10月15日—18日

通过《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

十八届六中全会

2016年10月24日—27日

通过《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

而在今天召开的十九届六中全会上,《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讨论稿)》亮相。

需要说明的是,这次的文件,很特殊。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在党内规范性文件体系中,以“决议”命名的文件很少。百年党史中,此前只有两个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被称为“历史决议”:

第一个是1945年4月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第二个是1981年6月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今年11月5日,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院长、研究员曲青山曾在《党建》杂志撰文说:

上述两个“历史决议”产生的历史条件、时代背景、所要解决的问题有所不同,但都在重大历史关头统一了全党思想,加强了全党团结,为推动党和人民的事业胜利前进发挥了重要作用、提供了重要保证。

据曲青山介绍,前两个“历史决议”都“用了相当长的时间广泛征求意见,反复讨论修改,凝结了党中央和全党的集体智慧”。

1944年成立党内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

据曲青山介绍,《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是延安整风运动的重要成果。

整风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对重要历史问题的严重争议、思想斗争过火等问题,引起了毛泽东同志的高度重视。他意识到,如果不能解决好党的历史问题,就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团结统一。

为此,毛泽东先后在中央书记处、中央政治局、中央党校等不同场合、不同范围,做了大量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工作,并亲自找有关同志深入谈心谈话。他还要求组织高级干部学习研究历史上党内路线斗争的相关文件。

1944年5月,毛泽东同志主持召开中央书记处会议,决定成立党内历史问题决议准备委员会,成员包括周恩来、刘少奇、张闻天等同志,由任弼时同志负责召集,第一个“历史决议”的起草工作正式启动。

曲青山写道,毛泽东亲自动手对经任弼时、胡乔木、张闻天等同志修改过的稿子,先后作出七次重要修改,并将题目定为《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在起草过程中,党的高级干部对“历史决议”稿进行了多次讨论并提出很多修改意见,其中多数被采纳。

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搞了一个历史决议案,三番五次,多少对眼睛看,单是中央委员会几十对眼睛看还不行,七看八看看不出许多问题来,而经过大家一看,一研究,就搞出许多问题来了。”

1945年4月,党的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原则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既成功解决了党的历史问题,也标志着整风运动的胜利结束。

据介绍,《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分七个部分,总结了建党以来特别是党的六届四中全会至遵义会议前这一段党的历史及其经验教训,对若干重大历史问题作出了结论。

1979年成立起草小组

再来看《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该决议形成于改革开放新时期解放思想、拨乱反正的历史转折之中。

当时的背景是,经过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这场思想解放运动的洗礼,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实现了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上具有深远意义的伟大转折,党内外呈现出一派安定团结、生动活泼的政治局面,但也存在一些对新的路线方针政策、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党的历史问题的错误认识。特别是如何评价毛泽东同志的功过和毛泽东思想,更是成为党内外、国内外高度关注的一个重要政治问题。

1979年11月,在邓小平同志亲自主持下,《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起草小组成立。

邓小平曾先后十多次召集起草组开会,对起草工作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

他明确提出起草“历史决议”要突出三条“中心的意思”:一是确立毛泽东同志的历史地位,坚持和发展毛泽东思想,这是最核心的一条;二是实事求是分析建国三十年来历史上的大事,公正评价其中的功过是非;三是通过这个决议对过去的事情做个基本总结,引导大家团结一致向前看。

第二个“历史决议”的起草过程也是集思广益、发扬民主的过程。

1981年5月,邓小平同志曾感慨地说:“这个文件差不多起草了一年多了,经过不晓得多少稿。一九八〇年十月四千人讨论,提了很多好的重要的意见;在四千人讨论和最近四十多位同志讨论的基础上,又进行修改,反复多次。起草的有二十几位同志,下了苦功夫,现在拿出这么一个稿子来。”

同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一致通过了《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新中国成立32年来党的重大历史事件特别是“文化大革命”作出正确总结,实事求是地评价毛泽东的历史地位,科学论述毛泽东思想作为党的指导思想的伟大意义。《决议》的通过,标志着党在指导思想上拨乱反正任务的完成。

历史作用和意义

《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对两个“历史决议”的历史作用作出这样的论断:

“一九四五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所一致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经统一了全党的认识,加强了全党的团结,促进了人民革命事业的迅猛前进和伟大胜利。十一届六中全会相信,这次全会一致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必将起到同样的历史作用。”

曲青山介绍,第一个“历史决议”原本是准备提交党的七大讨论的,之所以后来改为提交党的六届七中全会,其原因正是毛泽东同志所讲的:“这是一个政策性的问题,不是随便决定的,因为这样可以避免大会把重心放在历史问题上。”

而第二个“历史决议”提交党的十二大之前的十一届六中全会讨论,也是基于同样的考虑。

邓小平同志指出:“总结过去是为了引导大家团结一致向前看”,“力求在十二大前的中央全会上通过这个决议,对过去的问题有一个统一的认识,作一个结束。十二大就讲新话,讲向前看的话。”

征求意见

政知君注意到,《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此前也征求了意见。

2021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曾召开会议,研究全面总结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问题。

当时的《新闻联播》中提到,中共中央政治局听取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稿在党内外一定范围征求意见的情况报告,决定根据这次会议讨论的意见进行修改后将决议稿提请十九届六中全会审议。

报道提到,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党外人士座谈会,当面听取各民主党派中央、全国工商联负责人和无党派人士代表的意见。

各地区各部门各方面和党的十九大代表对决议稿给予充分肯定,一致赞成决议稿的框架结构和主要内容,认为决议稿实事求是、尊重历史、主题鲜明、总结全面,同时提出许多很好的意见和建议。决议稿还吸收了各地区各部门各方面意见和建议。

那次会议指出,全党必须铭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常怀远虑、居安思危,继续推进新时代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坚持全面从严治党,永远保持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不断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不断为美好生活而奋斗。

专访

针对外界关注的相关问题,政知君还专访了武汉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武汉大学党内法规研究中心副主任祝捷教授。

政知君:有媒体提到,百年党史中,此前只有两个关于历史问题的决议,被称为“历史决议”,这是第三个“历史决议”,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祝捷:“决议”是党内规范性文件。

我们党的早期文件中,叫“决议”的比较多,但是在建国之后特别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就很少有文件叫“决议”了,更多的是叫“意见”“决定”。

在《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之前,党内规范性文件中,可以称之为历史决议的有两份,分别是1945年4月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1981年6月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从内容上来看,《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是我们党第三个“历史决议”。

不过需要明确的是,“历史决议”这个词,很多人可能有个误解,认为这是一类文件类型,或者认为有历史性的意义,所以叫“历史决议”。

但其实,“历史决议”是针对文件内容来说的,即内容是有关党史的相关问题的,是对党的历史作出总结。

政知君:什么情况下会作出“决议”?

祝捷:“决议”是我们党针对重大问题,特别是针对要形成党内共识的问题作出的。一般来说,决议是思想性、奠基性、抽象性的,主要作用是凝聚全党共识。

政知君:前两个历史决议的意义是什么?

祝捷:第一个历史决议是1945年作出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这个历史决议总结了我们党24年的历史,特别是六届四中全会之后的历史,为我们党在抗日战争即将结束,进一步夺取全国政权、实现国家解放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同时也为确立毛泽东思想在党的指导思想地位提供了非常好的历史基础。

第二个历史决议是1981年作出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这个历史决议重点总结了建国32年以来党的历史,对建国以来的一些重大历史事件作出了总结,对毛泽东同志进行了公正客观的评价,澄清了一些重大争议,凝聚了共识。

两个历史决议都是在重要历史关头,为我们党解决历史重大问题、凝聚人心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不过这次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和前面的还不太一样。

政知君:如何不一样?

祝捷:时代背景不同,这次的历史决议是我们党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期作出的,起到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

这个决议最主要的功能就是总结经验、凝聚共识,为第二个一百年发出动员令、提供了经验支撑。这也是六中全会的重大意义所在,必将对我们党走好第二个一百年,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另外,世界上百年老党不多,百年老党中能在十四亿人口的国家长期执政的只有我们党。我们党找到了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开创了人类文明的新形态。

总结好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还有世界意义,将为人类政治文明的发展和政党政治提供中国经验和中国方案。

来源:北京青年报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香港挂牌| 2018香港正挂挂牌彩图| 六合本港台| www.078846.com| www.33774.com| www.444510.com| 9911hk小鱼儿主页| 金世纪高手主论坛| www.444714.com| 本港台j2现场直播| 传奇心水论|